bokee.net

审计师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想不起的似水流年

厨房里的活儿似乎永远也干不完。

一旦干起来就停不下来,越干越看哪哪儿都脏。半天下来就腰酸腿胀胳膊也疼了,最可怜的是我那双老手,皱巴巴滴目不忍睹。
为了能减缓衰老,睡前顺手抄起一瓶快用完的面霜当了护手霜使--一股子熟悉的味道,不是面霜本身的,面霜里加了什么精油,搁置已久,有股子陈油的味儿--说白了就是哈拉味儿,但还没变质。--令人熟悉的是一股年代更久远的味道……
尘封的记忆就这么被一股不太美妙的味道打开了……印象中肯定跟食物有关,还是我不太喜欢的食物……顺着这味儿的记忆,依稀看到了幼儿园,阳光明媚、大大的教室--既吃饭又睡觉的地方,黑漆漆、宽宽的楼道--屡犯错误屡次罚站的地方……啊哈(终于想起状),那股味儿就是幼儿园食堂的大包子味儿。再仔细想想,确切说应该是蒸包子的屉布味儿。
包子是很多小孩的最爱,可我从小不太爱吃馅儿,也不爱吃打卤面,最怕家里包饺子。大概是父母不擅长做面食。难得包次饺子,还兴师动众,全家上阵,还得忙活半天才能吃上熟饺子,小小年纪哪里耐烦?长大以后听有的同学、同事说人家吃饺子一人动手恨不得20分钟全家就吃上了,百思不得其解。
幼儿园里有个小胖墩儿,每顿饭量都是别人的好几倍,老师总对他戏谑有加。那孩子最爱吃的就是包子,通常在吃包子的时候是他平时饭量的几倍。有一次什么演出前的练习中,那孩子居然把手鼓敲破了……那可是皮质的啊!挨通呲噔是免不了的,老师还拿“就显你吃得多了”“可显着你有劲了”诸如此类的话捎带那孩子。天可怜见,那位老兄幼小的心灵里不知埋藏了多少委屈。其实那孩子特老实。
不就是能吃了点么,那又怎么样?老拿这说事儿,一点不考虑小孩子的心情,太不厚道.我这儿同情着别人,自己处境也好不到哪儿去.
小时候好动,大错不犯,小错不断,不知怎么就惹老师不高兴了.一犯错,就被勒令出去站着.别人都出去活动了,你也得站着.开始还没明白这就是罚站.还跟一块儿罚站的孩子聊天,被老师严厉制止后警告不能说话,除非认错.那会儿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错了.罚站的地方就在楼道.楼道瞅着宽敞,可白天不开灯几乎暗无天日(也许跟那会儿的心情有关).楼道很安静,静得让人害怕.认了错的都可以出去了.慢慢滴终于明白要学乖,就得用脚蹭着地面走路,低着头跟老师说"老儿我错了".后来才知道那是"老师,我错了".总是最后被放出去,走到外面,阳光灿烂,一片欢声笑语.半天才能缓过劲来.
想起幼儿园的食物,也有不愉快的记忆。每周有个固定的日子吃打卤面,有黄花木耳什么的,最恶心里面的黄花,吃着就想吐。我永远吃不完,又不许倒。别的孩子呼噜呼噜吃的倍儿香,吃完就可以洗洗睡了。最后2-3个跟我一样磨蹭的,估计也都是不好这口,全被搁在过道里站着吃。经常端着碗,盯着水泥地的勾缝犯愣,幻想着消失掉,或恨不得有个缝钻进去。想抖机灵佯装上厕所,趁机倒点,被老师识破几次后就不灵了。有一次,端着碗站着就眯噔了,面条终于被无意的倒掉了,老师肯定不能让我拣起来再吃,很恼火,喝斥一顿,被轰上床了事。真不知道那会儿每周都怎么捱过那一顿的。
现在想想都很不爽。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吃就不吃呗,哪儿那么当个事儿,还至于那么大脾气。
难怪那会儿老妈得哄着我去幼儿园,经常用5分钢镚贿赂我,经常是钢镚儿进了兜就又开始耍赖.每周一都得让父母连拖带拽着送幼儿园,一到大门口,一看见老师就老实了,路也会走了.那会儿可真够让父母头疼的.可谁让幼儿园里老有让我头疼的事啊.
(msn space里去年的一篇旧作。)
分享到:

上一篇:关于乐乐

下一篇:

评论 (0条) 发表评论

抢沙发,第一个发表评论
验证码